我曾当过消防兵
<ins id="jl17z"><span id="jl17z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jl17z"><span id="jl17z"><var id="jl17z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l17z"><span id="jl17z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l17z"></cite>
<cite id="jl17z"></cite>
<cite id="jl17z"><span id="jl17z"><menuitem id="jl17z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jl17z"><span id="jl17z"><menuitem id="jl17z"></menuitem></span></var>
<ins id="jl17z"></ins>
<ins id="jl17z"></ins>
<cite id="jl17z"><span id="jl17z"></span></cite>

我曾当过消防兵


归来亦少年

在未家坪,春雨和冬云从小一块儿长大。高中毕业,春雨和冬云一起当了兵。春雨当的是消防兵,冬云当的是野战兵。三年后,春雨和冬云又一年退了伍。

较量

春雨和冬云一回来,就被大伙儿团团围住了。

有人问冬云,当了三年兵,你摸过枪没冬云?

当然摸过,咱当的可是野战兵,长枪短枪机关枪,啥枪咱没摸过?冬云得意地说。

有人又问,冬云,那你打过枪没?

冬云得意地说,当然打过,咱当的可是野战兵,长枪短枪机关枪,咱天天打,都打厌了哩!

众人脸上,便露出羡慕的神情。

接下来,有人问春雨,你打过枪没春雨?

春雨红着脸,摇摇脑壳,没有吭声。

有人又问,春雨,那你摸过枪没?

春雨还是没有吭声,红着脸,摇摇脑壳。

这时,冬云开口说,其实春雨摸过枪,也打过枪哩。

大伙儿不解,春雨也不解,一齐疑惑地望着冬云。

冬云呵呵笑道,春雨摸的是水枪,打的也是水枪呀!

大伙儿哄地一下笑了。

有人说,当兵就要像冬云,摸枪打枪才算当了回兵哩!

还有人说,当兵可别像春雨,当了几年兵连枪都没得摸没得打,还不如在家扛锄头哩!

春雨听了,脸红一阵白一阵,起身匆匆地走了。

心中的秘密

喜燕是未家坪最引人注目的姑娘,身材高挑,相貌俊秀。春雨和冬云,一直较着劲儿地追求喜燕。这让喜燕感到既欣喜,又为难。

接下来的日子,冬云忙得不可开交,成天有人缠着他讲部队里的事儿。连喜燕,也常常夹在那群人当中。

而春雨,心情就有些郁闷了。春雨觉得,当兵之前,喜燕跟他比较谈得来。可如今,喜燕似乎有意疏远了他,对冬云倒是亲近了不少。想到这些,春雨有点后悔,早晓得这样,当初选兵种时不该选消防兵,而应该跟冬云一样,当野战兵!

转机

转眼到了第二年的清明节,上山扫墓的人渐渐多起来,隔老远都能听到噼噼啪啪放鞭炮的声音,还能瞅见缕缕升起的青烟。听到鞭炮声响,看见青烟缥缈,春雨的心一天到黑揪得紧紧的。

那天晌午,后山果然起了山火。

当春雨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起火现场时,只见风疾火猛,火焰高达十来米。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扑灭山火,将直接威胁到村里数百亩林木的安全。

不一会儿,村主任气喘吁吁地赶来了,冬云赶来了,喜燕赶来了,村民们拿着扑火工具也赶来了。面对熊熊大火,大伙儿一筹莫展,不知从何处下手。

这时,春雨站了出来。春雨对村主任说,主任,让我来指挥吧,我能带领大伙儿扑灭山火。

就你,行么?冬云眼里露出一丝不屑。

村主任看看春雨,有点犹豫不决。

主任,相信我,我曾当过消防兵,比这更大的火我都扑过哩!

村主任听了,用力拍拍春雨的肩膀说,好样的春雨,你现在就是扑火总指挥,你说怎么搞就怎么搞,我们都听你的!

大伙儿听好了,咱们顺风追扑缩小着火面,采取前方隔离截火点倒火的方法扑火。春雨坚决地、毫不犹豫地下达了扑火命令。

然后,春雨率领一支由20多人组成的突击队,挥舞着铁锹、镰刀、砍刀等工具,很快在山火上方砍出一条10多米宽、数百米长的隔离带,并按预定方案点上倒火控制火势。

紧接着,春雨又和突击队员一道砍了树枝扑打山火。

傍晚时分,这场意外的山火被成功扑灭。

正是这场山火,让村里人对春雨刮目相看。大伙儿谈论起春雨时,没有不伸大拇指的。尤其是村主任,对春雨赞不绝口,说这小子真行,几年消防兵没白当!

也正是这场山火,让春雨的爱情似乎有了着落。

那天从山上下来,喜燕紧跟着春雨,眉飞色舞地说,你晓不晓得春雨,刚才你指挥大伙儿灭火的样子,像个司令,好神气哟!


品善网视频_成版人性视频网站